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各类文 - 小说,论文,史料,可以討論嚴禁掐架與人參公雞,無權轉載謝免
因版權造成的各類糾紛本站概不負責
轉載請注明出處与作者,请尊重他人劳动

版主: 周去病jianan13admin

回复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日 5月 29, 2016 9:01 pm

赞~~~屠就屠嘛,真英雄敢做敢当!古今成名的帝王将相,谁手上不沾一点鲜血?!
所以,神烦那种当了@╭(╯ε╰)╮π_π⊙﹏⊙O_o……还立牌坊的货色了~~~(哈哈~木想到我也可以这么粗俗哈 :twisted: )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日 5月 29, 2016 9:27 pm

某人倒是想屠城呢,但他有屠城的资本么?!净来阴的,跟他的粉一样一样。。。。。反不如曹丞相、权主公来的坦荡荡,光明磊落!!! :twisted: 再赞一个 :twisted: :twisted: :twisted: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一 5月 30, 2016 10:25 pm

我们不应当拿圣贤的标准来要求乱世中的英雄,既希望英雄们攻城略地、建功立业,又要求他们心怀慈悲、道德无瑕,这也太难为人了点。但屠城这种行为本身并不值得提倡和赞扬,至少我自己若生在那个时代,恰好是被屠的那个,我会觉得很悲惨。 ;)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一 5月 30, 2016 10:30 pm

看个片子吧,《笔中情》。 ;)
http://v.qq.com/cover/j/jxpckb9lxq6ltzo ... ddin.movie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二 5月 31, 2016 11:14 pm

嗯,也是!战争时代,战争史,其实也就是吞噬生灵的血腥史吧!
《资治通鉴》里载白起:“秦白起败赵军,斩首二万。”
《汉书》里载楚霸王:“羽遂北烧夷齐城郭室屋,皆坑田荣降卒,系虏其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所过残灭。”
还有妹子们普遍喜欢的霍去病,史载他短短四年间就斩杀匈奴十几万!想想他:“匈奴不灭,何以为家!”的言语是何其豪迈!可这同时,谁又会去想到这些豪言壮语背后的斑斑血泪和触目惊心,去怜惜无定河边的枯骨呢!

唔,想起了阿源这篇小说,“生死之间”那一篇里有这样一段描写,是香儿第一次上战场的: 香儿从前翻读父亲战报时,读着那一篇篇文字是热血沸腾的!意味着战功!是何等豪迈!而当她真正的目睹过了战场厮杀,那一串串数字却仿佛在眼前跳起来了,变成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热腾腾的鲜血从他们腔子里喷出来,一具具活生生的躯体倒下,慢慢变成冷冰冰的尸体……
冷冰冰,热腾腾;热腾腾,冷冰冰。。。。动魄惊心!

翻了一下旧篇章,又闭着眼想了想战争的残忍可怕!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实在不应该说什么“屠就屠吧”那样无脑冷血的傻话!我,现在收回~~~哈哈~~~因此可觉,阿源一定是个心地极其柔软的妹子了。哈哈~~~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三 6月 01, 2016 3:09 pm

阿源也喜欢书法吗,你发的那个老电影趁中午时间大概看了一些。只记住了一句,就是太尉大人给女儿办相亲会,请赵旭之他不来.....于是赵的亲友团对小厮说:你去找旭之,就说大厅里有钟繇的书法,他就一定会来....
钟繇的书法到底有多诱人,孤的爪机里刚好存了两张,也算和三国有关的吧,贴来大家看看。。。。。 ;)

钟繇《宣示表》 :D :D :D

图片

钟繇《力命表》 :D :D :D

图片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一 6月 06, 2016 11:37 pm

  058 晴(中)



  谜底很快便揭晓了。此刻,在一处修治得甚为雅致的馆舍内,母亲正同一位老夫人叙话。而这老夫人不是别人,正是鲁肃之母。

  建安三年,随周瑜入吴的鲁肃刚刚见了策一面,便因祖母去世而不得不扶灵返乡。此后他在东城结庐守孝,家眷则留置曲阿。身在东城的鲁肃一开始还和周瑜保持书信往来,至今年四月策离世、江东遭逢大变,却突然断了音讯。眼看鲁肃孝期已满却全无归来迹象,周瑜意识到他大约对江东新主缺乏信心而欲转投他人。鲁肃生而失父,由祖母抚养长大,祖母既已去世,便只剩母亲一位亲长,无论如何不会弃之不顾。于是乎周瑜径直前往曲阿将鲁母迁来吴县,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劫匪”——侍立在母亲身后,我脑子里倏地冒出这两个字。可是不像啊!——我望着对面站在鲁母身旁的周瑜——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看都不像啊!但这明明、这明明就是劫匪行径嘛!然而,被“劫持”的鲁母显然不这么认为。眼见鲁母满面慈爱,对周瑜言笑晏晏,几如一对亲生母子,我凌乱了。当然,我绝不会是最凌乱的那一个。

  当头发很凌乱,衣衫很凌乱,显然凌乱地疾驰了一路的鲁肃破门而入,又惊又急又气地手指周瑜“你、你、你”了半天却“你”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直到被鲁母断喝一声“逆子,休得对公瑾无礼!”才悚然而止时,我在鲁肃脸上看到了一种类似于挨了当头一闷棍,眼前金星乱舞的表情。

  “犬子无状,让太夫人见笑了。”鲁母欠了欠身子道。

  直到此刻,鲁肃才像是猛地意识到什么,定睛向堂上高坐者望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赶忙躬身施礼,鲁母面色稍霁,又抚慰地看一眼周瑜,方清了清喉咙道:“这两年你回乡守孝,阖家老小全赖公瑾照拂。前些日子我病了一场,公瑾送医送药,又亲自前来曲阿探看,我不忍他百忙之中还时时记挂,这才想着迁来吴县居住。得友如此,你不思报偿,反要怪罪于他么?也罢!郑宝之流,你愿投便投,只把老身一人留在吴县便是!虽无孝子侍奉膝前,有公瑾在,想来老身也不至晚景凄凉!”说着她以袖掩面,竟哀哀啜泣起来。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再看看面如土色的鲁肃,我想,我有点开始同情他了。

  正当此时,周瑜不失时机地上前一步,先向鲁肃一揖到地以为赔罪,然后挽住他手臂,轻笑道:“瑜已恭备薄酒,为子敬接风洗尘,还望子敬暂息怒气,拨冗赏光。”

  垂头丧气地望着周瑜,鲁肃的眼神无奈中又透着忿忿,那样子仿佛在高叫:连吴侯之母都被你搬来拨冗赏光,我还能如何?

  “方今天下豪杰并起,吾子姿才,尤宜今日。急还迎老母,无事滞于东城。近郑宝者,今在巢湖,拥众万余,处地肥饶,庐江间人多依就之,况吾徒乎?观其形势,又可博集,时不可失,足下速之。”

  当我陪母亲和鲁母在内堂用饭毕,又折返回来,悄悄立于门外向里面张望时,只见周瑜正手执一封书信,边看边念。念罢他抬起双眸,似笑非笑地看着鲁肃良久,直到看得对方不自在起来,方才好整以暇地道:“子敬还要瞒我?”

  微有一滞,鲁肃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了:“公瑾何出此言?”

  “那郑宝早已做了刘子扬刀下之鬼,如今子敬拿出刘子扬的一封信说,其人劝子敬共投郑宝,岂非天大的笑话?”双眸射出灼人光芒,周瑜再度紧紧凝视着鲁肃道,“除了那刘子扬,现任广陵郡功曹的陈季弼亦与子敬交好,此二人欲将子敬引向何方,真当周瑜猜不出么?”

  刘晔字子扬,九江成德人,光武帝子阜陵王刘延之后,是扬州的大名士。刘晔七岁时母亲便因病去世了,刘母临终前告诫说刘父宠信的一名侍者有谄害之性,担心自己死后会出乱局,希望刘晔长大后能将其除去。刘晔长到十三岁,认为可以执行亡母遗命了,便提刀斩杀了那名侍者。刘父初时十分震怒,待前来告罪的刘晔道出原因,刘父十分惊异,便没有责罚他。那位以臧否人物著称的许劭避地扬州时见到刘晔,称他有佐世之才。

  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曾如许多徐州名士一般避乱江东,策听闻他的贤名曾礼聘过他,然而他不肯应命,转而避乱东城,复辞袁术之命,回到故乡广陵郡居住。广陵太守陈登十分敬重他,请他出任郡功曹,并派遣他赴许都朝廷贡献方物。年初时权渡江征广陵,亦是他临危之际再受陈登之命,赴曹操处求来救兵。

  “郑宝拥兵江淮间,狡桀骁勇,为一方所惮。去岁秋冬之际,郑宝欲驱略百姓迁往江南,以刘子扬高族名人,强逼他出面倡导此谋。刘子扬不愿就范,奈何势单力薄,无以反抗。恰逢曹操遣使至扬州,刘子扬设计引郑宝前去拜谒朝廷使节,然后便于酒宴间,亲自取佩刀击杀郑宝。”一瞬不瞬地盯着鲁肃的眼睛,周瑜一字一顿,“此事,子敬当真不知?”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一 6月 06, 2016 11:49 pm

锦鲤 写了:阿源也喜欢书法吗,你发的那个老电影趁中午时间大概看了一些。只记住了一句,就是太尉大人给女儿办相亲会,请赵旭之他不来.....于是赵的亲友团对小厮说:你去找旭之,就说大厅里有钟繇的书法,他就一定会来....
钟繇的书法到底有多诱人,孤的爪机里刚好存了两张,也算和三国有关的吧,贴来大家看看。。。。。 ;)
书法么,其实,那个,我不怎么有兴趣,主要是我字太丑~ :lol: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二 6月 07, 2016 10:28 pm

锦鲤 写了:嗯,也是!战争时代,战争史,其实也就是吞噬生灵的血腥史吧!
《资治通鉴》里载白起:“秦白起败赵军,斩首二万。”
《汉书》里载楚霸王:“羽遂北烧夷齐城郭室屋,皆坑田荣降卒,系虏其老弱妇女。徇齐至北海,所过残灭。”
还有妹子们普遍喜欢的霍去病,史载他短短四年间就斩杀匈奴十几万!想想他:“匈奴不灭,何以为家!”的言语是何其豪迈!可这同时,谁又会去想到这些豪言壮语背后的斑斑血泪和触目惊心,去怜惜无定河边的枯骨呢!

唔,想起了阿源这篇小说,“生死之间”那一篇里有这样一段描写,是香儿第一次上战场的: 香儿从前翻读父亲战报时,读着那一篇篇文字是热血沸腾的!意味着战功!是何等豪迈!而当她真正的目睹过了战场厮杀,那一串串数字却仿佛在眼前跳起来了,变成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热腾腾的鲜血从他们腔子里喷出来,一具具活生生的躯体倒下,慢慢变成冷冰冰的尸体……
冷冰冰,热腾腾;热腾腾,冷冰冰。。。。动魄惊心!

翻了一下旧篇章,又闭着眼想了想战争的残忍可怕!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实在不应该说什么“屠就屠吧”那样无脑冷血的傻话!我,现在收回~~~哈哈~~~因此可觉,阿源一定是个心地极其柔软的妹子了。哈哈~~~
忽然想起自己写这段时脑子里想到的是一句话:“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而一百万人的死亡只是一个数字。”
这个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纪录片不错,我看了好几遍,看后或许能更好地理解战争吧。
http://v.ifeng.com/history/zhanshichuan ... tag=vsogou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三 6月 08, 2016 3:32 pm

战争太残忍,太可怕!看这个片子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儿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沉静如海》里的男主德国军官,他应该就是去苏联战场了吧。。。。 :cry:
还好片子快结束时,一个抱喵的俄兵让这个纪录片稍微有了点暖意 :cry: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三 6月 08, 2016 10:43 pm

锦鲤 写了:战争太残忍,太可怕!看这个片子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儿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沉静如海》里的男主德国军官,他应该就是去苏联战场了吧。。。。 :cry:
还好片子快结束时,一个抱喵的俄兵让这个纪录片稍微有了点暖意 :cry:
我也是,会想到他~
这片子我第一次看是好几年前,印象最深的是两处,一处是德国军队渡过伏尔加河后遭遇的第一场斗冲上来的是一群苏联女兵,在击杀了那群姑娘后德国军人也精神崩溃也无法继续战斗了;另一处是平安夜浑圆的明月下,一名绝望的德国军官开枪自杀了。几年了,一看到和战争有关的东东,脑子里总会不自觉地跳出这两个画面。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四 6月 09, 2016 12:05 am

嗯,我也是,那群首先上战争的姑娘也让我想到了前些年看的一个关于越战纪录片。也有相似的场景!但不同的是,我军官兵在看到姑娘们上阵稍一愣神儿的功夫,那些姑娘都己经大开杀戒了。。。。
还有,士兵们给亲人们的各种信笺。。。这里面有一个妻子,她隐藏了部队催促她的丈夫归队的一份电报。。。在第二封电报发来时,她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把电报给了丈夫。。。在镜头里她哽咽着说:“我想他一定也不想死的像个懦夫!
还有,讲巷战、肉搏那段。一个士兵讲起了刀子要砍在哪里才能一招毕命。。。他们还对着一个尸体剖心挖肺。。。。在战场上呆的久了,人都会变态起来。。。。
还有,斯大林格勒战死了多少人?学者在战后依据各方面数据做的人口统计的那段,我觉得像极了网上的一个东汉末年到三国结束后人口统计的贴子,太惨烈了,看的让人触目惊心!
晚了,我这会儿脑子里都在打仗。。。不能再聊这些了!
内个,阿源你这一篇的鲁妈妈超深明大义超可爱。。。。喜欢他。。。。很好奇你这文里会不会写到蒙蒙的母亲。那也是一个闪着光环的女子啊~哈哈 :D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五 6月 10, 2016 12:01 am

  059 晴(下)



  鲁肃沉默有顷,终是长长叹一口气,恢复了平日里的爽直磊落:“事已至此,肃便不再相瞒。肃的确有意北投许都,但子扬之信乃是于一年前送达,彼时肃重孝在身,既无意成行,久居丧于庐中,亦委实不知天下事。直到今年六月季弼来访,告以江东生变,并劝肃往依子扬,肃盘桓再三将要成行时,季弼方以实言相告,云郑宝已死,子扬已北投许都。而肃所以盘桓再三者,惟觉有负公瑾耳。”

  面对鲁肃的坦诚以告,周瑜露出赞赏之色,顿了一顿,亦直言问道:“子敬所以欲转投许都,可是对江东新主缺乏信心?”

  “贵主年不过十九,未为海内所忌惮,的确令肃心存顾虑。”

  朗声一笑,周瑜扬起双眉道:“昔马援答光武云‘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我主亲贤贵士,纳奇录异,实英主也。且我闻先哲秘论,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推步事势,我主应正是应天历运之人,终将建立帝业,以协天符。此正乃烈士攀龙附凤驰骛之机,子敬万勿北去。”

  鲁肃为人率性豪放,是个十分“敢言”之人,当年在居巢时便直言对汉室复兴已不抱希望,此生之志惟佐明主、开帝业、建功封侯、图画云台。周瑜向来洞察人心细致入微,这一番言辞,可谓正中鲁肃下怀。

  果然,随着周瑜侃侃而谈,鲁肃原本萎顿的腰身立时挺直,复沉吟半晌他终是苦笑一声:“公瑾行事果决,手段强硬,当年东城借粮之时我便领教过的。事到如今,我还有其他选择么?”

  淡扬下颌,周瑜笑得一派闲适:“不错,你没有了。”

  第二天权便在周瑜引荐下召见了鲁肃,言谈间果然甚为愉悦。直至众宾罢退,鲁肃亦辞出,权复将鲁肃独自引还,二人继续合榻对饮。

  “今汉室倾危,四方云扰,孤承父兄余业,思有桓文之功。君既惠顾,何以佐之?”

  “昔高帝区区欲尊事义帝而不获者,以项羽为害也。今之曹操,犹昔项羽,将军何由得为桓文乎?肃窃料之,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惟有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规模如此,亦自无嫌。何者?北方诚多务也。因其多务,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此高帝之业也。”

  “今尽力一方,冀以辅汉耳,此言非所及也。”

  当权和鲁肃的这段对话流传出来时,别人还好,张昭却毫不掩饰其厌恶地道:“鲁子敬年少粗疏,谦下不足,未可用也!”然而权不以为意,益加贵重鲁肃,又赐鲁母衣服帏帐、居处杂物,转眼间鲁家已同旧时一样富有。

  荆扬一统、据长江为朝廷外藩是此前策对自己的定位,时至今日权还如此想么?“此言非所及也”,这是权的真心话么?忠謇方直的张昭对汉室还是有感情的,他因“建号帝王”的大胆言辞而厌恶鲁肃也情有可原,只是在他心里,汉室真的还有复兴的希望么?——那么周瑜呢?此前从未在公开场合说过悖汉之语的他又是如何想的呢?

  “吉月令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绵鸿,以介景福。”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饰以威仪,淑谨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以岁之吉,以月之令,三加尔服,保兹永命。以终厥德,受天之庆。”

  建安五年的最后一天,权为我补行了笄礼。三加礼成之后,站在一派隆重之中,我知道在人们眼里,头戴华丽钗冠、身着大袖礼衣的我已是一个大人了。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在我成为一个大人的这第一个夜晚,便经历了人世间的一场悲喜。

  伴随着一个女婴呱呱坠地的哭泣声,云依轻轻闭上了她那双曾如清波横流的眼睛。之前因生产而痛苦不堪的面容,此刻竟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恬静安详。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个如云朵般婉丽柔美的女子,竟让自己的生命以这样决绝的方式同策连结在一起,永远定格在了建安五年。

  “周夫人,你不要太伤心了。”

  当我看到小桥的手轻轻抚上云依正在变得冰冷的脸颊,我强忍住泪水这样说。我刚刚感受过这双手,笄礼上,这双手为我束发正笄,柔荑般绵软温柔。——不该的,这样一双手不该触碰任何冰冷,这样残酷的冰冷。

  抬起头,那双同样如清波横流的眼睛凝视着我,半晌,又慢慢转向悠远浩渺的夜空——

  “我不伤心,姐姐去了她想去的地方,见她想见的人,我又何必伤心?”

  轻轻地,她推开门,银色的月光宛如轻纱般铺陈进来,我似乎看到一个钟灵毓秀的灵魂踏着这轻纱铺陈的路,缓缓飞升天际。

  子夜的更鼓声远远传来,辞去旧岁,迎来新春。轻轻地,我抚摸着权怀抱中那个初生的美丽女婴,闭上眼,静静感受她体内奔腾着的、源自策的血液。

  当建安六年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权轻轻将她托起,看着沐浴在晨光中那无比新鲜的面庞,权为她取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名字——晴。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五 6月 10, 2016 3:49 pm

锦鲤 写了:很好奇你这文里会不会写到蒙蒙的母亲。那也是一个闪着光环的女子啊~哈哈 :D
210年后到223年之间的事情是一笔带过了,吕母的事迹写不到了。 ;)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五 6月 10, 2016 11:22 pm

这一篇看的心情太低落、太难受了 :cry: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