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各类文 - 小说,论文,史料,可以討論嚴禁掐架與人參公雞,無權轉載謝免
因版權造成的各類糾紛本站概不負責
轉載請注明出處与作者,请尊重他人劳动

版主: 周去病jianan13admin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日 6月 12, 2016 10:34 pm

  060 祓禊(上)



  仿佛经过了一个极漫长的冬夜,当冰融雪消,春风骀荡,江东终于从梦魇般的蛰伏中一点一点苏醒过来。

  新春伊始便有好消息,张纮从许都回吴了。

  在成功阻止了曹操欲因丧伐吴的计划后,张纮被曹操任命为会稽东部都尉,得以回江东任职。曹操此举自然是妄图以张纮为内附,事实上,曹操此前就曾任命张纮为九江太守,然而张纮心恋旧恩,思还反命,以疾固辞,是以曹操的图谋也只能是妄想。

  张纮平安归来,大家都十分欢喜,尤其是母亲,以新主年少而方外多难,委张纮与张昭共同辅政,策时代著名的“二张”得以再度联袂。就这样,由张昭领衔掌内政,周瑜掌军务,江东在这样的政治格局下渐渐转危为安。

  校场上,旌旗似火,戈戟如林。年轻的将士们分列而立,朝阳般的脸上写满意气昂扬。

  这是权统事后一场声势颇大的阅兵,目的是甄别那些兵力少才能低的小将,将他们的部曲予以合编。

  很快,一个方阵引起了权的注意,但见那数百兵士清一色的绛色军衣,队列严整威武,及至上场操练,却是个个训练有素。

  “原来是子明。”目光亮了亮,一丝笑意浮上权的嘴角。

  望着那操练完毕后迈着整齐步伐退场的绛色方阵,我不由想起第一次见到吕蒙时的情景。那时我刚刚从寿春回吴,那天一进策的大帐便从众多侍卫中一眼看到他,他的眼睛极亮,瞳仁黑如点漆,当他看向你时,会有桀骜不驯的光自那瞳仁中射出,可你非但丝毫不以为忤,反而会生出一丝激赏来。他是个天生醒目的人,当时我想。

  后来,在策的大笑声中,我终于了解了这位阿蒙的“光荣事迹”。他是汝南富陂人,少时随母避难江东,投奔姐夫邓当。彼时邓当在策帐下任别部司马,多次领兵征讨山越。有一天,邓当发现十六岁的吕蒙竟混在自己的部曲中作战,邓当大惊之下厉声喝叱,竟无法阻止,回去后只好将此事告知吕母。吕母恚怒,要责罚吕蒙,吕蒙道:“家中贫穷处处艰难,倘若打仗立功便能得富贵。且不探虎穴,安得虎子?”吕母闻言十分哀伤,便不再阻止他。邓当手下有一名军吏因吕蒙年幼而轻视他,大放厥词道:“那小子能有什么作为?不过是想拿肉来喂老虎罢了。”有一天见到吕蒙又拿言语侮辱他,吕蒙大怒,举刀杀了那名军吏,逃到同乡家中躲藏起来。后吕蒙自首,策召见他,见他确有过人之处,便将他留在身边做侍卫。建安四年,邓当战死,张昭推荐吕蒙代邓当领兵,就这样,吕蒙被任命为别部司马。

  眼见权脸上露出激赏之色,我猜,他大约要重用吕蒙了。隔天他又不知从何处查知,原来吕蒙事先打听到此次阅兵的消息,于是暗中赊贷,为部下赶制绛色的军服,并加紧操练——

  这个吕子明,还真有心计啊!哈哈!

  举贤任能,是权主政以来的施政首务,而这政策的主要推动者便是张昭和周瑜。张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宾礼名贤——争取那些自北方南渡避乱的流寓之士上;周瑜则擎起了交御豪俊的重任——笼络江东大族。当时间进入建安七年,一系列招延俊秀、聘求名士的政策已颇有成效,越来越多的人才聚集到了权的身边——

  严畯,字曼才,彭城人,少而好学,善诗、书、三礼,又好说文。张昭与他既是同乡,便将他推荐给权。

  诸葛瑾,字子瑜,琅邪阳都人,敦仁弘雅,有容貌思度。堂姐宜兰的夫婿曲阿弘咨见而异之,遂倾力举荐。

  步骘,字子山,临淮淮阴人,博研道艺,靡不贯览,性宽雅深沉,能降志辱身。权将其召为主记。

  张允,以轻财重士,名显州郡;朱桓,以胆勇过人,为世所称。张、朱皆吴郡大族,经周瑜不断居中调和,二人进入权的幕府任职,其背后的吴郡大族亦渐渐由观望转为合作。

  朱然,本朱治之甥,后收为养子;胡综,汝南固始人,十四岁被策任命为门下循行。二人后来都成为权的伴读,如今则一并作为权看重的青年才俊,被授予实职。

  此外还有吕岱、是仪、徐盛、潘璋等,皆受到权的优礼任用。

  幕府中人才济济,而家里也渐渐地有点“挤”了——

  两年前,母亲为权聘娶了会稽山阴人谢煚的女儿谢眉为妻。谢煚曾任尚书郎、徐令,谢家在会稽虽不如虞氏、魏氏势盛,却也是颇有名望的书香士族。母亲选择谢家女,显然有着拉拢会稽大族的意图。

  谢眉的容貌虽只能用清秀来形容,但她知书达理,端庄淑雅,一开始也颇得权爱宠。变化发生在去年岁末,母亲又从吴郡大族中为权聘娶一女,此女极喜争胜,进门不过数月,便把权哄得五迷三道,完全把谢眉这个结发妻子抛诸脑后不说,居然还想让谢眉让出主母的位置,简直没天理!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夸张了,主要我实在讨厌此女,因为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随姑母到我家做客,为了一个傀儡子将我推进泥塘,又被我扑上去抓花了脸的徐嫣!她本来嫁了吴郡陆氏的陆尚,谁知新婚不久陆尚便病死了,几年后她便成了我的新嫂嫂!当年因担心她的脸留疤变丑,母亲没少责备我,如今看来这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即使嫌恶她如我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美丽——

  桃花颜,芙蓉面,妍姿艳质,仪态万方。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四 6月 16, 2016 6:15 pm

  061 祓禊(中)



  “小姑怎地还未梳妆?谢家母子已来了许久了。”

  “又不是我请他们来的,还梳妆,梳什么梳……”见徐嫣不请自来,我没好气地咕哝道。

  她倒不恼,反而娇声一笑道:“我看那谢承一表人才,且听闻他博学洽闻,过目成诵,与小姑相配,倒也不算委屈小姑。”

  “嫂嫂这是哪里话,怎么会是我委屈,明明是人家委屈呀!母亲也不知怎么想的,人家谢公子可是名满会稽的大才子,而她女儿我只会舞刀弄剑。”

  其实,我怎会不知母亲是怎么想的?她呀,就是想牺牲我来安抚失意的谢眉,也就是安抚其背后的会稽大族。因为谢承不是别人,正是谢眉的胞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难道不是徐嫣?

  自然,男装挎剑出现的我搞砸了这次会面——相亲。

  “你也太过分了,教母亲的脸面往哪儿搁?”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啊,”面对权的质问,我撇撇嘴道,“难道如徐嫣那般满头珠翠,插戴得跟棵花树似的就是给母亲争面子了?”

  蹙了蹙眉,权的声音却和缓下来:“无论如何,她如今是你嫂嫂了,你该尊重她些。”

  “是啊是啊,她如今是你的心头好,有了她,慢说谢眉,连我这个亲妹子都被你抛诸脑后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难道不是么?当初你向我承诺过什么,你没忘到脑后?还是你觉得那斯文秀气的谢承明日便能脱胎换骨,成为我江东的大英雄?”

  见权沉默下来,我不由跺了跺脚道:“我算看透了,你和母亲根本就是商量好的!她看中的人,除了谢承,另几个也一色的会稽人,一色的文弱书生!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有意和我反着来不说,还想把我远远地撵到会稽去!你也一样!”

  “越说越不像话了!你把母亲和我看成什么人?”

  他的声音高起来,我的声音只好低下去:“要不是你冷落谢眉,才不会这样……”

  垂下目光,权再次沉默有顷,终于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并不赞同母亲的选择,不过我想母亲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她从来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倒是你,一直以来对她的误解太深了。”

  我垂下眼帘不说话,他继续道:“不过你的确是不小了,‘男二十不娶,女十七不嫁,罪及父母。’”

  我的脸腾地红起来:“在江东这块地方,谁敢罪及你们?”

  看我恼羞成怒,权忽然嗤地笑出了声,“知道我为什么不赞同母亲的选择么?”敛住笑,他试图一本正经地说,“谢承诸人,都是我江东的青年才俊,未来的栋梁。你这脾气,谁娶了你呀,未见得是好事!”

  “喂喂喂!……”

  抬手一挥,他挥去我即将喷发而出的怒气,片刻后,露出一个属于兄长的温暖的笑容:“好了,母亲那里,我自会替你转圜。另外,当初的承诺,我并没有忘。”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蕑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

  士与女,殷其盈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1]

  那溱水和洧水,春水方生,浩浩荡荡。游春的士女们,清香兰草拿在手。女子问:“去看看?”男子答:“已去过。”“再陪我去看看又何妨?那洧水的对岸,必定宽广有趣。”游春的士女们,说说笑笑,又把多情的芍药来赠送。那溱水和洧水,水流清澈,潺潺湲湲。游春的士女们,熙熙攘攘人挤人。女子问:“去看看?”男子答:“已去过。”“再陪我去看看又何妨?那洧水的对岸,必定宽广有趣。”游春的士女们,说说笑笑,又把多情的芍药来赠送。

  出阊门至虎丘,一路桃花夹道相迎,那蓬勃的娇艳颜色接天映日,如锦似霞。

  这一天是三月三上巳节,人们按照古老的习俗到水滨举行祭祀,洗濯去垢,祓除岁秽。作为江东之主,权将在虎丘主持祓禊祭典,张乐设宴。

  虎丘本是春秋时吴王阖闾离宫所在,其死后亦葬在这里。据说彼时征调十万军民,以大象运输,穿土凿池,积壤为丘,并将阖闾生前喜爱的“扁诸”、“鱼肠”等三千柄宝剑一同秘藏于幽宫深处,葬经三日,金精化为白虎蹲其上,因号虎丘。作为爱剑之人,权曾步秦始皇、楚霸王之后,来此探求宝剑,奈何一如前人一般,一无所获。

  而对于年轻的士女们来说,这个日子还有另一层含义——《周礼·媒氏》曰:“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今人虽无古人之浪漫奔放,但上巳节这天,年轻的士女们倾城而出,不受拘束地踏青赏春,空气中都是混着兰草芍药香的缱绻味道。



  注释:

  [1]《诗经·郑风·溱洧》。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五 6月 17, 2016 2:35 pm

真心长知识。。。。 :lol:
觉得谢承这个人好冷僻,百度了一下: 三国吴大帝孙权皇后谢夫人之弟。三国时期著名史学家。博学洽闻,尝所知见,终身不忘。尤熟悉东汉史事及本郡掌故。孙权时,曾任武陵太守,著《后汉书》143卷。。。
为香儿泪奔了 :( ,多有才华的男子啊,门弟什么的都相当。还长寿。是一个能一起白头到老的最佳伴侣。。。。香儿你为什么这么任性。。。 :(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五 6月 17, 2016 5:41 pm

锦鲤 写了: 觉得谢承这个人好冷僻,百度了一下: 三国吴大帝孙权皇后谢夫人之弟。三国时期著名史学家。博学洽闻,尝所知见,终身不忘。尤熟悉东汉史事及本郡掌故。孙权时,曾任武陵太守,著《后汉书》143卷。。。
为香儿泪奔了 :( ,多有才华的男子啊,门弟什么的都相当。还长寿。是一个能一起白头到老的最佳伴侣。。。。香儿你为什么这么任性。。。 :(
本质上,这就是一个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故事。 :lol: :lol: :lol: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五 6月 17, 2016 5:56 pm

你喜欢看音乐剧么?安利一下这部《伊丽莎白》,8过要是特别喜欢那部老电影《茜茜公主》的话,还须慎入哈。童话中的茜茜公主和现实中的伊丽莎白皇后之间隔着一条马里亚纳海沟。 :mrgree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g2OTMzMjQ4.html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五 6月 17, 2016 10:39 pm

音乐剧,只看过白雪公主和匹诺曹 :lol: :D 都是哄小孩的东东。哈哈 :D
你安利的这个伊丽莎白王后是茜茜公主的原型吗?我以前大致看过一些关于历史上的茜茜公主很悲剧的史实。
嗯,等我看了以后再说吧 :D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一 6月 20, 2016 9:00 pm

  062 祓禊(下)



  从前山的上巳宴开小差溜到后山时,那里宛如花团锦簇的年轻女孩儿们已有不少捧了寓意“约邀”的芍药。独自立在一座小石桥上,摊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有那么一刻我忽然觉得,似我这般形单影只的人是可耻的。

  一阵娇笑声飘然而至,循声望去,只见几名俏丽的少女正在河岸边嬉戏,间或用青葱般的指尖朝我点指着,见我望过来,便俏脸一红咬起耳朵来。然后,就在其中一个小美女含羞带怯地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向我传递情意时,我只觉脊背上猛地漫过一阵恶寒,继而逃也似地溜了。

  “天呐天呐天呐!”一路跑出老远,在一条蜿蜒的小溪边坐定,喘息良久,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今天,我穿的是男装。

  想想当年的策和周瑜可真不容易啊,我刚刚不过被人瞄了几眼,便浑身汗毛倒竖,当年的他们,可是每攻克一座城池便引得成群结队的美少女夹道围观,那样的场面,至今回想起来仍不免“心有余悸”。

  一阵清风拂过,但见桃枝摇曳,落英缤纷,那粉白的花瓣漫天飞舞,又盈盈落入清溪,竟令我一时间如坠梦幻,不知今夕何夕。

  我不禁又想起那一年在寿春度过的上巳节,八公山上飞瀑奇秀,流泉明净,曾有几个人在淙淙泉畔曲水流觞……

  恍惚间,我忽然感觉有一道目光轻轻落在我身上,这感觉奇异却确凿,我的心口不知为何竟怦怦跳了起来。

  低首按住胸口,却意外地发现一片圆翠可爱的荷叶托着一只羽觞,被小溪的转角阻住,正停在我脚下。

  什么人的羽觞被冲到这里来了?——轻轻笑着,我将那羽觞拾起——好在没人要我即兴联诗,八公山那一回真是永生噩梦!

  站起身,我举目搜寻失主,望向小溪对岸的一霎那,却不禁心头轻颤:

  “陆公子?”

  我有些惊讶地望着他,而陆议温和微笑,踩着溪中圆石走过来,躬身施礼:

  “翁主。”

  “真巧,”见他目光轻轻掠过我手中羽觞,我不禁恍然大悟,“这羽觞是公子的?”我笑起来,“实在是太巧了。”

  说着,我将羽觞递还给他,然后好奇道:“不知公子与何人一道曲水流觞?想必都是江东的少年俊杰吧?”

  “哪里。”陆议谦逊地笑笑,抬手向小溪上游一指,只见桃花深处,十几名年轻士子临溪而列,其中陆绩、陆瑁——陆议之弟我是见过的,另外几个却不识得。

  仿佛明白我的心思,陆议一一介绍起来:他们是顾邵、张敦、卜静……此前虽未谋面,这些少年才子的大名却早已如雷贯耳。

  心中腾跳着惊喜,我忍不住侧首悄悄观察陆议——他已行过意味着成年的冠礼了!一顶莹润的白玉冠束在他乌黑的发间,宛如高巅之上浮雪朗朗;一领洁白的锦袍罩住他长身玉立,就像云中白鹤风神洒落。他的眼睛却没有变,依然清润明亮;他的温和亦没有变,一如一江春水。

  “那是新近来吴的子瑜先生的幼弟诸葛均。”

  “诸葛均?”略一怔忡,我重新将目光投过去,“子瑜先生是不是还有一个弟弟叫诸葛亮的?”

  “正是。”

  “他怎么没来?听说他年纪轻轻却常以管仲、乐毅自比,我倒很想看看是什么人如此自命不凡。”

  “或许将来会有机会的。”陆议微笑着说。

  一阵喧哗声从前山传来,原来上巳宴结束,赌射开始了。踏青的士女们纷纷涌向前山看热闹,芍药的香气从女孩儿们衣袖间弥散开来,仿佛有形的云雾般将我罩住,熏人欲醉。

  “观乎?”

  似是鬼使神差,又似是恶作剧地,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举目间却见陆议的神情只微微波动了一下,下一刻,他轻轻弯了弯唇角,安然一笑:

  “其实,我倒很想一睹吴侯及诸位将军们挽弓用箭的风采。”

  心弦竟就那样颤抖了一下,“可是啊,”抬手向小溪上游指去,我显然有些夸张地大声笑起来,“怀橘陆郎在找你啦!”

  为赌射造势而隆隆响起的鼓声中,陆议的身影渐行渐远。回转身,我拔步向前山走去,忽见一树芍药盛放,玉韵丰姿,艳丽无匹,那花朵如此美丽,以至我终忍不住折下一枝,凑至鼻尖前,深深地吸气:

  “好香!”

  仰起脸,我迎着金灿灿的太阳粲然一笑:

  “自己动手,又有何妨?”
上次由 原鸣 在 周三 11月 16, 2016 6:06 pm,总共编辑 2 次。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三 6月 22, 2016 10:27 pm

锦鲤 写了:音乐剧,只看过白雪公主和匹诺曹 :lol: :D 都是哄小孩的东东。哈哈 :D
你安利的这个伊丽莎白王后是茜茜公主的原型吗?我以前大致看过一些关于历史上的茜茜公主很悲剧的史实。
嗯,等我看了以后再说吧 :D
是一个人~史实的确很悲剧,但罗密施耐德真是甜美,可惜她的现实生活也是个悲剧。。。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四 6月 23, 2016 9:51 pm

  063 何送质之有(上)



  我被限制出门了,母亲严命我在府中好好“修身养性”,同时放话给权,我的婚事必须在年内确定——在她挑选的那群会稽郡的书呆子中择一确定。

  ——天呐天呐天呐,时间都跑哪儿去了?都还没回过味儿来,我怎么就成了个让她嫌弃不已的大龄未嫁女了?

  “我不管,都是你惹的祸,你得帮我!”我只好向权耍赖,可我又不敢太无赖,他最近的压力已经够大了。

  自从建安五年在官渡大败袁绍,建安六年四月,曹操又扬兵河上,击破袁绍仓亭军,可谓兵威日盛。挟着这赫赫声威,今年春正月,曹操率军南下,回到家乡谯县,表面上看是衣锦还乡慰问乡里,同时抚恤阵亡将士,实际上却有向我江东耀兵之意。就在日前,曹操下书与权,责令他送质子入朝。权召群臣会议,张昭、秦松等重臣犹豫再三不能决断。其实我知道,他心里不愿送质受制于人,可面对这巨大的压力,他缺乏一个赞同的声音,一股支撑的力量。

  “晴儿乖,不要吮手指,咱们长大了要做个娴雅的淑女呢!”

  拉出晴儿含在口中的手指,母亲柔声道,可我怎么觉得她这话像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闷闷地坐在一旁,我只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因为我知道母亲表面上虽波澜不兴,可这些日子来她心底里也正在为送质之事备尝焦虑。自从曹操进驻谯县,先是太史慈收到他的一盒当归,意为应当来归;近日又有消息,他与坐镇豫章、庐陵两郡的孙贲、孙辅昆仲颇有书信往来。虽说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怀疑孙贲,但他毕竟与曹操是儿女亲家,这消息总归令人不安。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侍女入禀道:

  “吴侯、中护军求见。”

  “公瑾回来了?”将晴儿交给保姆带下去,母亲面露喜色,“快请!”

  仿佛玉树朝日映,当周瑜走进来时,暗淡满室竟平添一抹亮色。

  “太夫人!”他屈身行礼,却早被母亲一把扶住,“公瑾啊,你巡防柴桑,辛苦了!”

  我亦起身,几个人互相见礼后,母亲拉周瑜在身边入座,他执意不肯,仍执臣节如故,在下首的位置恭恭敬敬坐下来。

  母亲显然猜出权独引周瑜至此所为何事,是以开门见山地道:“曹孟德下令送质一事,想必仲谋已告知公瑾。不知公瑾之意若何?”

  “周瑜以为不可。”

  “哦?”

  星目端凝前视,周瑜朗声道:“昔楚国初封于荆山之侧,不满百里之地。继嗣贤能,广土开境,立都于郢,遂据荆、扬,直至南海,传业延祚,九百余年。今将军承父兄余资,兼六郡之众,兵精粮多,将士用命,铸山为铜,煮海为盐,境内富饶,人不思乱,泛舟举帆,朝发夕到,士风劲勇,所向无敌。将军有何逼迫,而欲送质?质一入,不得不与曹氏相首尾,与相首尾,则命召不得不往,便见受制于人也!事曹之极,不过一侯印,仆从十余人,车数乘,马数匹,岂与南面称孤同哉?不如勿遣,徐观其变。若曹氏能率义以正天下,将军事之未晚。若图为暴乱,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将军韬勇抗威,以待天命,何送质之有?”

  这番话持论俊爽,规略既中事理,又不悖于大义,而周瑜说这番话时言议英发之态毕然,慷慨雄烈之气跃然,抑扬顿挫之声昂然——“何送质之有!”一席话掷地,直令听者血脉偾张,忍不住便要高呼:

  “公瑾议是也!”

  ——母亲和权几乎同时说。

  目光熠熠闪动着,权向母亲会心一笑,这时却听母亲唤了一声“仲谋”,继而异常郑重地道:“公瑾与伯符同年,小一月耳,我视之如子,你须像尊事兄长一般待他。”

  见权躬身答“是”,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可倏忽间那笑容凝滞住,她身体晃了晃,几欲跌倒。

  “太夫人!”“母亲!”

  我们同时抢上前去扶住她,喘息片刻,她慢慢道:“不妨事,想是坐得久了。人上了年纪,还是要多动动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咯咯咯”的笑声响起,一身粉嫩的小晴儿跌跌撞撞地从后面跑出来:

  “姨父姨父!”

  她一叠声地叫着,一头扎进周瑜怀里,然后仰起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一瞬不瞬地盯着周瑜看。她的小嘴儿微微张着,像一颗泉水浸过的樱桃,可就在她咯咯笑着的时候,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口水滴下来,滴上周瑜纤尘不染的锦袍。

  “哎呀!”保姆没能看住晴儿,本就一脸慌张,见此情景,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试图将晴儿抱走,可晴儿非但不肯让她抱,反而回过身紧紧抱住周瑜的脖子。

  “晴儿要姨父抱!”她奶声奶气地撒娇。

  “小邋遢,你看你把姨父的锦袍都弄脏了!”情急之下我亦伸手去抱她,想是动作野蛮了点,只听“哇”的一声,小家伙一扁嘴,涕泪俱下地哭将起来。

  “晴儿乖!”周瑜摆手向满脸通红的我示意。将晴儿抱在怀中,他先是绽开一个明亮的笑容,然后忽地皱起脸,扮了一个滑稽的鬼脸,口中还“唧唧咕咕”地配合有声,“姨父给晴儿带礼物了哟!”

  “是……是什么?”

  “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白兔哟!”

  “咯咯咯”的笑声再次响起,我暴汗无比又倍感温馨地看着这一幕,回头时才发现不仅母亲和权,连侍女们也都在微笑着,眼底盈着柔暖的光。

  “阿青,再拿箭来!……阿青?”

  后花园里,我对着一排箭靶练箭,兴致正高,忽然发现气氛有点不对。

  “君侯——”

  转身之际看到侍女们纷纷蹲身行礼,我不由叹了口气。

  “你这是在干什么?”

  “练箭啊。”

  “那箭靶上贴的都是什么?”

  “字咯。”

  目光一沉,权拔步上前,“谢,孔,魏……”他依次念着那些“字”,“母亲中意的人,就这样令你愤恨么?你把人家的姓氏贴在箭靶上,传出去成什么话!”

  “许母亲日甚一日地逼迫我,就不许我偷偷发泄一下?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基本的信任了,本是答应帮我的人,倒跑来向我兴师问罪?”

  “和你说不清楚!”抛下这句话,权冷冷转身拂袖而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四 6月 23, 2016 11:42 pm

公瑾抱晴儿那一段好温情~ :lol:
保姆也太大惊小怪了,晴儿滴个口水怕什么。咱们家都督才不会在乎,反正他衣服多 :D
不过阿源应该让都督送晴儿一对儿兔子才好,单一只太孤独,不好养活~ :lol: 。。。
青、白一对儿的更完美了哈。 :D

内个,罗密施耐德的茜茜公主是永恒的经典。超喜欢。。。。记得最初在了解到历史上的茜茜公主很悲剧时,还着实很失落了好一阵子 :(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五 6月 24, 2016 11:08 pm

兔纸~ ;)

图片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六 6月 25, 2016 10:39 pm

这张图太有爱了,你哪里找到的,下载收藏。。。话说我超喜欢看罗密施耐德笑呢,太感染人了。 :D :D :D
那个歌剧吧,虽然我己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太阴郁、沉重了好多 :D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日 6月 26, 2016 6:41 pm

  064 何送质之有(中)



  “和你说不清楚!”三天后,在去往丹杨郡的路上,权又这样对我说。

  ——可我就是搞不清楚呀!在吴郡好好的,跑去丹杨郡干吗?何况还不是大张旗鼓地出行,而是偷偷摸摸的,只带了一队侍卫。不过倒是不用整天对着母亲了,虽然不晓得权是怎样说服母亲放行的,总算是暂时解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吧!

  直到见到舅父吴景的一刹那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两年没有见到他了,还真的挺想他的。见到我们,舅父显然也非常高兴,可恨快地,我有点难过地发现,舅父明显地衰老了,策去世的两年来,丹杨境内的山越一直不太平,身为太守,他一定很操劳吧?

  “你就留在舅父这里住一段时间如何?”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貌似只有一个人想要躲着母亲吧?”

  “那权哥哥你呢,回吴郡?这么远地跑这一趟,你该不会就是为了送我吧?”

  “当然不是。”

  “那你还要去哪儿?”

  “去不适合你去的地方。”

  在牛渚渡口,当我意识到权是要过江前往九江郡时,不由惊愕万分。

  “说过不适合你去的,是你自己一定要跟来。”

  “可、可是,”我结巴起来,“你明明跟舅父说是到牛渚屯营视察江防的,你对母亲也是这样说的吧?”

  “我现在要过江前往九江郡,你只要告诉我你去,还是不去。如果不去,我这就拨出几名侍卫送你回舅父那里。”

  再次踏上江北历阳的土地时,心中兴奋与忐忑交集。七年前,孙氏的江东基业从这里发端,而今时今日,包括历阳在内的整个九江郡已是曹操的领土。

  可兴奋也好,忐忑也罢,都很快地被伤怀取代了——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1]

  与江东的旖旎安宁相比,眼前的荒凉残败令人悚然心惊。一路向北而行,但见满目残垣,处处衰草,有那么一刻,我猛地想起寿春城中遍身绮罗的丽人,想起名流聚会上轻挥慢摇的麈尾,想起香气如兰的黄芽茶,想起游人如织的八公山……这一刻,记忆里的一切全都蒙上了一层往生不再的苍凉,滋长出一股身逢乱世的伤感。而随着一行人逐渐深入九江郡腹地,眼看就要到达合肥,一种不安的情绪开始在我心中如江流一般涌动。

  “你来九江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该不会只为一睹合肥新城吧?”

  淡淡扬眉,权笑了笑:“城我暂时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城中的人。”

  随着袁术的覆灭,曹操先是任命严象为扬州刺史镇守九江,严象被李术杀死后,曹操复遣刘馥继任,后者单马赴任,因寿春残破,便以合肥为新的州治建造新城。

  ——可城里的人?什么人对权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呢?

  “对酒歌,太平时,吏不呼门。

  王者贤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

  咸礼让,民无所争讼。

  三年耕有九年储,仓谷满盈。

  斑白不负载。

  雨泽如此,百谷用成。

  却走马,以粪其土田。

  爵公侯伯子男,咸爱其民,以黜陟幽明。

  子养有若父与兄。

  犯礼法,轻重随其刑。

  路无拾遗之私。

  囹圄空虚,冬节不断。

  人耄耋,皆得以寿终。

  恩德广及草木昆虫。”[2]

  这一天,我们路经合肥郊外的一片茂林,行走间忽闻一阵歌声破空而来,那歌声厚润而雄劲,不约而同地,我和权都驻了马凝神细听。

  “去看看!”

  倏忽间,权一马当先向歌声来处驰去,我和侍卫们急忙跟上,不多时便远远地看见三四十人分成几拨席地而坐,野饮林下,割腥啖膻,样子虽十分闲适,但各个腰悬利刃,精骏的坐骑散在不远处,仔细看去,却是将一长一少两人护在中间,而那歌声正是自那年长者口中传出。

  “什么人!”

  一片利刃出鞘声,那些人忽地警戒起来。

  “锵啷啷!”

  我们的二十名侍卫亦抽刀出鞘,将权和我团团护住。

  气氛蓦地剑拔弩张,双方人马就这样僵持着,安静得压抑。

  糟糕,对方的人数多于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明显地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手心也微微渗出汗来。然而奇怪地,即使到了这一刻,我依然抑制不住地将目光投向那年长的歌者,似乎他身上有着一种奇异的吸引力,令人无法抗拒——

  他正静然仰首遥望西天落日,似乎再大的异响也引不起他片刻瞩目。他的身形并不高大,然而此刻,那被万丈金光笼罩的的身影却仿佛有着能令高山低首的伟岸,苍茫暮色下,却又萦绕着一抹化不开的、类似于独凌绝顶的寂寥。

  ——他是谁?

  半晌,那人终于一点一点回过头,朝我们这边望来。他的头微扬着,因而看人时双目呈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微眯状态,目中闪烁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而又令人捕捉不定的光;可下一刻,随着他定睛锁定某个目标,却猛地有灼人的精芒自那目中迸射而出,那精芒会让你心脏猛一收缩,继而下意识地避开与他对视,就如同没有人会直视正午时分的烈日骄阳。

  而当我顺着他的目光,回首望向他锁定的目标时,一颗心几乎从胸腔中跳出来——

  “仲兄!”

  缓缓拨众而出,周瑜翻身下马,一直来到权面前。见权下马欠身以“仲兄”呼之,我亦强自稳了稳心神,施礼如仪。

  视线自权掠向我,随着他一点头的动作,周瑜目光中充满温度与力度的安抚和沉着令我的一颗心马上安定下来。他虽一身轻袍缓带,可他的身后,是二十名刀光映日的铁甲卫士。淡淡负手,周瑜缓缓展目与对面视线短兵相接,这无声的对峙令一切都静止了,静到双方都仿佛凝固成一幅画卷。

  “哈哈哈……”倏忽间对面长者笑起来,闲适地挥挥手。可就是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挥,却蕴含着无声的威势,仿佛万里江山,都被他尽数揽入怀中。

  “退下。”周瑜亦淡淡道。

  “刷”地,双方的数十柄刀剑同时入鞘。这时却听那长者扬声道:“荒山野岭,幸得相遇,乃天赐之也。乞即席地权坐,小酌一杯,如何?”

  迅速与权交换了一下目光,周瑜微微一笑:“足下盛情,却之不恭,请!”

  互相施礼后,大家面对面坐下。周瑜并未依常礼询问那长者姓甚名谁、何方人士,而那长者竟也绝口不问,双方似乎都在保持着某种微妙的默契。

  抿一口酒,我开始悄悄打量对面那年少之人。他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作文士打扮者,约三十出头年纪,青衣乌发,身形清瘦,举止间透出一股潇洒不羁的气息。有侍从送上烤好的炙肉,他也不与人客套,只意态悠闲地自斟自饮自食,感受到我的目光便大大方方回望过来,衔一丝浅笑晏然,带一缕兴味盎然,倒叫我心里不自禁地打了个突儿。

  我的样子很好笑么?想到这里,我不由怒瞪他一眼。“咳咳咳……”他似乎呛了口酒,再抬起头时,目中闪过一道光,雪亮如电,但旋即消逝,依旧是意态悠闲地,“可惜,可惜了!”他忽地说。



  注释:

  [1]曹操《蒿里行》。

  [2]曹操《对酒》。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原鸣
帖子: 244
注册时间: 周二 1月 05, 2016 3:49 p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原鸣 » 周日 6月 26, 2016 6:57 pm

锦鲤 写了:这张图太有爱了,你哪里找到的,下载收藏。。。话说我超喜欢看罗密施耐德笑呢,太感染人了。 :D :D :D
那个歌剧吧,虽然我己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太阴郁、沉重了好多 :D
呵呵,是的。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锦鲤
帖子: 167
注册时间: 周五 1月 15, 2016 10:34 am

Re: 长篇小说《长河吟》——遥想公瑾当年

帖子 锦鲤 » 周日 6月 26, 2016 9:21 pm

这一篇的长者是谁啊?曹丞相?这是刘馥?
阿原方便剧透吗? :D

回复